天津投资公司联盟

四大金融类公司薪酬榜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四大金融行业员工平均薪酬对比


  统计数据显示,41家金融类上市公司的员工平均薪酬为23.4万元;其中,信托行业以59.8万元的平均薪酬成为金融领域里最赚钱的行业,证券业平均薪酬仅是信托业的一半,为27.4万元,其后是平均25.3万元的银行业,保险业以13.8万元垫底。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央企薪酬改革方案到传出建行提出详细减薪方案,一时间降薪恐慌情绪火速蔓延整个银行界,但就在传闻主角建行36万员工“谈薪色变”之际,9月1日建行董事长王洪章在业绩中期发布会上亲自上阵灭火。他解释称,中央正在讨论的薪酬改革方案主要涉及金融央企负责人,但并不包含普通员工。


  9月2日,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一句“通过市场化选任的企业负责人不受新制度调节”,为这场纷纷扰扰的金融高管双轨制划了界限。


  事实上,在国有五大银行中一直运行的是薪酬双轨制,总行的诸多岗位按国企的行政岗位来设定,薪酬则是由财政部按照管理指标、业绩水平去核定;而分行的业务部门又按照市场化聘用体制来实行。


  “前者属于体制内的按规定执行,就像公务员有公务员的薪酬体系,与后者市场化薪酬运作是不一样的。”某国有银行深圳分行一位中层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尽管薪酬双轨制并行多年,但现在仍存在领导降薪影响到自己的担忧。


  更难以言表的是,近期披露的业绩中报显示,国有大行盈利增速正徘徊在个位数上下,甚至下滑至个位数,中国银行业渐渐卸下冲规模的暴利标签。与盈利模式转场匹配的是,银行员工的黄金薪酬时代也正从规模向利润考核转变。


  “两率(利率、不良率)考核,能上能下,基本工资少则二三千元,多则也只有四五千元,不同工龄不同岗位,前中后台,多劳多得,怎么升?怎么降?”另一家国有银行零售业务部负责人认为,降薪话题不能一概而论,只能说赚钱不容易了。


  厘清金融高管身份


  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


  消息一出,直接将年薪百万以上的国有商业银行高管推向风口浪尖。对此,建行董事长王洪章、工行行长易会满、农行行长张云、交行董事长牛锡明等均在业绩发布会上作坚决贯彻执行回应,称会按照国家的统一部署贯彻落实。


  公开消息称,根据薪酬调整方案,央企主要负责人(国有银行董事长)的薪酬削减到现有水平的30%左右,削减后不能超过年薪60万元,这意味着银行高管的年薪基本都会被“腰斩”。但某地方银监局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并未接到相关的正式文件。”


  “外界存在误解,高管薪酬也是由基本薪酬和绩效薪酬组成。”据某国有银行办公室人员介绍,其中绩效薪酬部分还存在一个递延支付限制,比例不低于绩效的40%。


  记者查阅补充公告发现,2013年工、中、建行高管递延比例均为50%。这意味着,在财政部根据《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绩效评价办法》计算出金融企业绩效得分后,当年银行高管的绩效薪酬只能领取一半,递延部分在以后3年内,根据业绩、风险管理等考核情况决定发放。


  以工行为例,年报显示,董事长姜建清2013年年薪为199.56万元,基本年薪仅为51万元,绩效年薪为115.16万元,递延支付部分为57.7万元;其中本年度实际支付为141.8万元。这也缘于一种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


  至此,就存在一个问题,薪酬改革具体要如何调整,绩效和基本薪资会动哪一板块?对此邱小平解释称,下一步央企负责人基本年薪根据上年度中央企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一定倍数确定;而绩效年薪仍与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年度考核评价结果相联系,结合绩效年薪调节系数,在不超过负责人基本年薪的一定倍数内确定。


  但邱小平强调称,通过市场化选任的企业负责人不受新制度调节。这意味着就此厘清了金融高管身份。


  对此,牛锡明的解释称,薪酬改革一方面是进行收入调整,另一方面是央企在今后的经营中,要区分体制内和体制外。属于体制内的,要按照体制内的方法管理;体制外的部分,要按照体制外的方法管理。商业银行要把体制内和体制外区分开来,体制外的更多要实行市场化,按照市场化原则推进体制外的管理。


  那么,这会否导致人才流失?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人才肯定会有部分流失,民企可能由此获得人才升级的机会。


  硬币往往有两面。一股份制深圳分行行长则认为,有的国企高管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今后的前途,有了这段经历会有更多的职业空间。


  近日,农行董事长蒋超良请辞,将赴任吉林省委副书记;而更早一任农业银行董事长项俊波为现任保监会主席;如今的山东省省长郭树清,此前也是建行的董事长;现任证监会主席的肖钢,就曾是中国银行的董事长。


  市场化的金饭碗


  一直被外界艳羡的是,金融业的高薪资以及其“高大上”的金领身份,这也许是近期社会传出要对整个国有银行员工降薪的原因之一。


  国家统计局发布2013年平均工资数据显示,人均年薪最高的行业仍是金融业,达99659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94倍。


  统计数据显示,41家金融类上市公司的员工平均薪酬为23.4万元;其中,信托行业以59.8万元的平均薪酬成为金融领域里最赚钱的行业,证券业平均薪酬仅是信托业的一半,为27.4万元,其后是平均25.3万元的银行业,保险业以13.8万元垫底。


  不过,浦发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分别以41.96万元、40.63万元、37.53万元薪酬排名前三,是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平均薪酬的近两倍。


  尽管金融企业的高薪酬为外界所艳羡,但是金融业从业人员却有自己的说法。


  “外界只关心你赚多少,业务不好被淘汰并没有人关注。如果赶上反腐、贷款企业跑路,轻则克扣奖金、协助办案,重则还要被开除。”某国有大行河北分行信贷业务部负责人李伟称,在产能过剩地区,不良贷款激增,扣、罚甚至开除都是今年的“新常态”。


  “小微零售业务市场同样不景气。”在徐东东的金融职业生涯中,从某国有大行苏州分行到当地的某股份制银行,再到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3次跳槽后,他最大的感受是赚得越多,责任越大。


  但并不是所有的岗位都处于困境。陈小林,毕业4年,今年年中刚刚从江西一家国有银行跳槽到某上市城商行一分行。“我算幸运,阴差阳错跳槽的结果是新东家给出的薪水跳涨了两成。”陈小林感慨,与是否降薪无关,只要有更好的机会都会选择离开。


  让外界最为关注的基层一线柜员,记者获悉,2013年建行全行全面推行“网点一线岗位补贴”,落实薪酬向前台一线岗位及基层员工倾斜。建行柜员李经纬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称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北京地区一线柜员每月增加补贴500元。


  更为重要的是,记者接触的多名银行人士都表示,今年赚钱不容易了。“所谓拜访客户,干的都是体力活。”李伟称,信贷员工的岗位曾经红极一时,一样的付出往年的收入是增长的,但今年的付出换来的却是未知。


  引入员工持股计划?


  如何将优秀的金融高管人才留在体制内,成为完成薪酬改制的重要议题。


  黄震认为,从长期来看,将促进包括国有银行在内的央企转型,充分挖掘潜力,或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造,提高央企市场化水平。


  近期,交通银行公告正在探索混合所有制。牛锡明在今年5月公开谈到了银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思路,他称,尽管现在银行有混合所有制之名,但尚未有混合所有制之实,离充分市场化、商业化的现代银行机制尚有差距,“公司治理上,商业银行普遍存在自主决策不足,需要改革加以完善。”


  牛锡明曾建议,在坚持国有控股地位的前提下,形成董事会相对独立制衡的运作机制。他建议,通过激励机制的建立,将银行经营管理层与公司、资本所有者绑定为利益共同体。


  由此,股权激励被解读为最好的绑定途径。据悉,由财政部主导的国有金融企业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相关方案已经完成最后一轮征求意见,即将正式试点。


  这份计划的主要看点是,为发挥对国有金融机构从业人员的长效激励机制,将对国有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实施股权激励计划,计划推行用国有金融机构从业人员一定比例的薪酬购买所在公司的股票,从而达到持股目的。试点成熟后,将在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中全面推开。


  对此,某券商银行业研究员表示:“现在股价低,期权激励到时可以兑现。”此外,他认为,混合所有制有引入民营资本的机会,从而进一步使股东多元化,增加国有银行的市场化活力。

  而目前来看,这些显然还都是未知数。金融业高管降薪风波引发的地震才刚刚开始。


  五大行董事长薪酬平均103万 金融业降薪首当其冲

  

  央企薪酬改革正衔枚急进。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于8月29日通过了《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


  日前,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徐福顺就相关问题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与现行政策相比,改革后多数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的薪酬水平将会下降,有的下降幅度还会比较大。


  统计数据表明,2013年我国沪深上市公司主要负责人年平均薪酬水平为76.3万元,央企负责人薪酬水平是同期沪深上市公司主要负责人的大约2~3倍,显著偏高。


  与此同时,全国城镇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仅为51474元。两相对比的话,央企负责人薪酬水平是前者的30~44倍之多。


  对此,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表示,在政治局会议通过国企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和规范业务支出的相关意见之后,各大国企高管降薪的消息就风声四起。


  “我们认为,国有企业的薪酬制度和职务消费改革的确是当务之急,因为这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起点。”魏伟直言,“由于当前我国国有企业高管具有‘官商一体’的特征,使得我们难  以辨别国企领导人到底是合格的企业家还是纯官僚,而后者对企业的业绩增长或改革创新并无任何贡献,却享受着丰厚的薪酬和高额的职务消费。”


  “降低国企高管的薪酬和职务消费之后,能够避免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遭到来自高管层的阻挠,并保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顺利推进。”魏伟表示。


  不过,深圳一家私募机构人士则称,央企薪酬大幅下降或引爆高管离职潮。此举或引发高管从央企离职,创业或加入民企,央企人才流失未来发展堪忧。


  该人士认为:“从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进程相比来看,仅仅依靠思想激励,依靠加强监督管理,缺少必要的物质支撑,缺少必要的自主权,最终难以形成有效的激励。”


  金融业首当其冲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A股上市公司中最终年薪超过500万元的公司高管有53位,金融类机构就占据了近半壁江山。


  仅在2013年,A股16家上市银行共为管理层发放了4.8亿元薪酬。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年报均公布了高管的固定部分薪酬,其董事长平均为103.73万元。


  其中,工行董事长姜建清2013年薪酬为199.56万元,而2013年5月底才出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的田国立8个月拿了135.82万元。


  在2012年和2013年年报中,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年薪分别为596万元、574万元,连年问鼎国有上市银行薪酬榜,加上绩效年薪后,其全年收入更是高达850万元。


  同样,保险高管薪酬亦不低,如中国太保董事长高国富2013年报酬税后总额就达190.2万元。


  不过,如果实施新的薪酬制度的话,国有商业银行高管薪酬与股份制银行薪酬差距也将越拉越大。2013年,平安银行行长邵平全年薪酬高达833.26万元。但平安银行全年实现净利润152.31亿元与工商银行同期数2626.49亿元相比,仅为后者的5.8%,但行长邵平薪酬却是工行董事长姜建清的4.17倍。并且,新的薪酬制度将进一步拉大两者的差距,对国有银行高管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


  来源:华夏时报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