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投资公司联盟

两会直击|16大要点!周小川如何解答中国金融改革关键问题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划重点:

  1. 周小川:未来M2存量资金使用将更有效率,货币政策和外汇政策会有相应政策响应。

  2. 易纲回应中国是否会跟随美联储加息称,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考量的是国内的经济形势。

  3. 潘功胜:逆周期调节等政策已基本退出,微观监管政策会保持一致性。

  4. 周小川:在市场准入方面,中国胆子可以大一些,开放程度更高一些。

  5. 易纲:放宽或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

  6. 周小川:已经发生的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风险需要抓紧处置。

  7. 周小川:研究了双峰监管的体制,现在还在观察,还不一定要采用双峰监管。

  8. 周小川:如果M2和名义GDP基本一致,那么从广义货币供应量角度来看,基本就是不松不紧。

  9. 周小川:开放南向债券市场没什么困难,只要有需求,随时可以做到。

  10. 潘功胜:正会同相关部门对资管新规进行修改,履行相关程序后会尽快向社会公开。

  11. 周小川:数字货币发展有技术上的必然性。未来可能纸质、硬币这些会逐渐缩小,甚至不存在了。

  12. 周小川:虚拟资产交易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不慎重的产品要停一下。

  13. 周小川:数字货币未来监管取决于技术成熟程度以及测试评估情况,还有待观察,不是马上要拿监管措施。

今日上午10时,中国央行举行记者会,央行行长周小川以及副行长易纲、潘功胜出席,主题为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腾讯财经为您梳理发布会核心要点:

1、全球&中国经济

央行行长周小川:全球经济多个地区出现复苏迹象,过去全球范围内的低利率将告一段落。中国现在强调经济是一种新常态,未来经济增长依靠数量堆积会减少,中国经济广义货币体量已经相当大。未来中国广义货币资金池里的资金使用将更有效率,货币政策和外汇政策都会有相应的政策响应。

2、货币政策

央行副行长易纲: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考量的是国内的经济形势;中国实际利率是稳定的,符合经济走势;中国的资金面供求也是平衡的。

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主要是针对金融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而言的;中国经济有很多创新领域,要看创新的领域能否及时得到融资支持。

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使得M2与经济相关性比较模糊,预测性不确定;绝大多数国家都在淡化M2作为预测目标;针对新情况和新时代发展要求,要更注意盘活信贷存量,更注意优化信贷存量结构。

央行行长周小川:M2指标口径总是在不断变化,不是一个精确衡量货币政策松紧的工具;如果M2如果和名义GDP基本一致,那么从广义货币供应量角度来看,基本就是不松不紧;还要从物价水平和就业水平,来观察货币政策是松还是紧。

未来应该逐渐从数量转移到对价格的关注;不能提供一个非常简易的指标来判断,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务,必须考虑多种因素加以判断。

3、人民币汇率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中国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对跨境资金流动进行了逆周期调节;2017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预期比较稳定,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等趋于平衡;逆周期调节等政策正逐步退出;微观监管政策会保持一致性。

4、金融开放

央行行长周小川:市场准入方面的扩大对外开放准备很多年了,中国加入WTO之后,在市场准入方面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对外开放,现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市场准入方面的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程度更高一些。人民币国际化促进了中国金融的对外开放。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是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意味着中国在货币可兑换方面逐渐迈出稳健步伐,预计开放程度还将加大。中国该研究的开放政策都研究过,在推行的过程中寻求时机。

央行副行长易纲:人民银行和金融业要落实国务院对金融开放的部署;放宽或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实际上是减少了对外资机构歧视性待遇,这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

5、外储储备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美元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动影响中国2月份外储的下降;未来中国外储会保持基本稳定。

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美元汇率的变化,会影响外汇储备的数字;外汇储备资产也会随市场价值变化;外储的许多项目计算是盯市的 资产价值会变化;从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和外汇形势来讲,外汇储备并没有大的变化。

6、数字货币与ICO

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和业界共同组织分布式研发,进行多种方案,和市场共同合作来研发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本质上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面性快捷性和低成本,也必须追求安全性和保护隐私。数字货币是一种有多种可能的体系。

数字货币发展有技术上的必然性。未来可能纸质、硬币这些会逐渐缩小,甚至不存在了。要慎重发展数字货币。研发数字货币要经过充分测试,可靠后再推广。

虚拟资产交易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在中国不太符合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要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

数字货币的推出不必过分着急,防止成为过度投机的产品。中国数字货币的研发到一定阶段会进入测试阶段。

央行较早就关注了金融科技新技术,同时也很关注区块链及分布式记账技术。与此同时也认为研发也要比较慎重,比特币和其他分叉产品出台太快,不太慎重,如果迅速扩大和蔓延,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对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传导产生不可预测的作用。我们主张研究新东西是好的,但除了市场动力之外,还要考虑全局,不是要钻政策空子,搞出爆发性的事件。在投入运行之前,一定要考虑到跟消费者、投资者的关系。如果在测试还不太充分的情况下,迅速扩大会产生问题。

央行认为,不慎重的产品要停一下,一些有前途的要经过测试后再推广。对比特币和人民币的交易我们是不支持的。

未来的监管是很动态的,要取决于技术成熟程度,以及测试评估情况,还有待观察,也不是说马上要拿什么样的监管措施。

在考虑新技术的同时,在服务方向上要清楚,不太喜欢创造一种可投机的产品,让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而是要强调服务实体经济。要想搞数字货币,要考虑给消费者、零售市场带来效率、安全、隐私保护,要考虑大局,不要跟现行的金融秩序、金融稳定直接的相冲突。

说不上未来一定有某种确定的监管政策,这些问题央行也是和市场人是密切配合,也听取广大观众特别是媒体的意见。

7、人民币国际化

央行行长周小川:人民币国际化,应该说该研究的政策都已经研究了,比如允许在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人民币,现在人民币也加入了SDR的篮子,主要的步骤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市场参与者使用人民币结算是一个较长的过程,不可强制。

资本市场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联通方面还有进一步可以做的,其他市场的联通也会增强,中国稳步渐近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

8、金融机构改革

央行行长周小川: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还在进行中,本次人代会最后几天还要研究讨论国家机构改革,其中也包括金融机构进一步的改革。人民银行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过去监管体制存在一些空白,需要尽快弥补。

过去监管体制存在一些空白,需要尽快弥补。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主要依据中国国情,也参考了国际上的经验,也研究了双峰监管机制,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还不一定要采用双峰监管。关于整体债务情况,中国整体债务增长较快情况已经平稳下来,已经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调降杠杆的阶段。

金融机构防风险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重要基础;防风险、防危机历来是金融改革重要组成部分,防风险和改革不是对立的,而是一致的;改进尽管是金融改革的重要部分,金融其他方面的步伐反而可以走得更快。

9、房贷利率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房贷利率略有上升,但仍处于较低水平;个人住房贷款目前虽然有所减少但仍然是比较快的增长,可以满足市场合理需要;会督促商业银行落实差别化信贷政策,进行差别化定价,支持居民购买住房合理需求。

商业银行对住房贷款进行利率的自主定价,符合利率市场化要求;坚持审慎房地产信贷政策,房地产经营风险是可控的;家庭个人部门住房贷款杠杆率增长比较快,有一些房地产企业可能会风险比较激进,正在密切观察中。

10、谈央行生涯

央行行长周小川:有幸和大家一起在金融改革开放方面做工作,向前推进。

11、资管新规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资管新规收集了意见,监管部门对其中合理的部分进行吸收;央行正在会同相关部门进行修改,会尽快公开资管新规。

12、资本项目开放

央行行长周小川:个人认为中国资本项目对外开放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资本项目可兑换不是一项改革的最终目的。整个国际的金融体系并不完善,有时候金融流动会起到副作用,会伤害发展中国家,都要考虑进去。改革开放不是直线型的,有问题要适当调整。

央行副行长易纲:资本项目可兑换正在逐步推进,直接投资和组合投资都会稳步推进。中国股市债市还是其他市场未来都要做双向的开放。

13、金融控股公司监管

央行行长周小川:社会上出现了一些金融控股行为也酝酿了一定的风险。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仍在逐步探讨之中。社会上存在循环出资、虚假出资的状况,针对金融控股公司会制定一些基础的规则。

金融控股必须强调资本真实,金融控股股权和受益所有人结构需要保持透明。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关联交易的管理。对于金融控股公司目前已经起草了一些基本规范文件,未来会参照国际经验和规范等具体情况有具体的考虑。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分业监管情况下,金融控股存在监管空白、监管主体也不明确。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要防止虚假出资等行为。金融控股要落实行为监管,建立并表监管机制,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要强化关联交易的管理。央行正在研究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规则。

14、金融创新

央行行长周小川:如果利用新的技术马上投入成为新的金融产品或新的金融交易板块要慎重,该申请的要申请,该评估的要评估。要加强投资者和消费者教育,对新产品一定要学懂了再考虑用,要自担风险,不是完全靠监管能管得住的。

15、宏观金融监管

央行行长周小川:从央行角度更关心宏观汇总的数字。如果一部分表外挪回表内,表内会显得偏快。从宏观上将,央行更关心总量指标对经济增长质量、物价和就业的影响。一些过去违规或者擦边球的表外业务,按照监管和会计准则要求重回表内,这种调整是正常的,对总量不会有大的问题。

16、如何看待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

央行行长周小川:香港在财政货币问题上高度自治。从央行角度,非常尊重香港的政策选择。也尽我们的力量支持香港的政策和体制的选择。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