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投资公司联盟

河北财达证券同花顺大数据显示 只有资金才能主导股市行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端午劫”市值蒸发9万亿,上周又跌了12%。周末央行“双降”,但之前咱们说了,至多也就是防止崩盘。接下来,即使是“长牛”也会是“慢牛”。到底怎么走,由谁说了算?


6月29日出版的《财新周刊》有一篇《资金左右“牛熊市”》称,市场波动性加剧的原因之一是杠杆化,监管层希望严控场外配资,但各种渠道和结构化配资账户使得监管难度极大。


爆仓不普遍?


场外配资不但脱离证监会和交易所的监管视野,在这个链条上的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事实上也无法掌握配资客户的真实情况。6月19日的急跌使得市场开始担心杠杆比例高达1︰5甚至1︰7以上的场外融资盘最先爆裂,但实际发生了多少平仓现象,只能向配资公司逐一了解,汇总市场风险的全貌并不容易


米牛网是去年下半年成立的一家P2P平台,赶上这一波牛市发力启动,于是公司将股票配资作为一项主业。从6月15日开始至6月18日,米牛网的融资客户出现了120多个平仓,资产总量占该平台资产存量的1.5%。6月23日,平仓账户的资产量占比升至3%。


一位信托公司人士说,规模较大的信托公司在伞形信托业务中扮演着资金中转批发商的角色,主要面对配资平台,后者再零售给需要配资的客户。其风控措施也主要针对与配资平台合作发行的信托计划,只要信托计划的净值没有突破警戒线,信托公司并不担心终端配资客户的个别爆仓


北京一家国有背景信托公司的人员说,目前通过伞形信托配资的杠杆已低于2.5倍,在2倍的居多,较年初时一般在3-5倍杠杆明显收紧。大盘下探,通过伞形信托配资进入股市的仓位是否被强制平仓?目前伞形信托净值普遍在0.93-0.97元,预警线一般为0.9-0.92元,止损线在0.85-0.86元。目前有一些逼近警戒线的账户,但还没有碰到止损线而被强行平仓的。


总部在深圳的一家线上配资平台创始人说,该平台客户在这一轮大跌中并未出现很多平仓情况。该平台从今年4月就已开始调整政策,暂停新增配资额度,仅保持十几亿元的存量规模。除暂停新增配资外,平台杠杆也从年初的3-5倍调整至1-3倍。他同时表示,考虑到大回调无法预期,目前平台配资杠杆比例大多控制在1︰1。


线下平台配资的杠杆通常更高,也最先开始出现客户爆仓的情形。一家总部位于河北的配资公司的一位业务员表示,在大盘有回调迹象后,公司并没对杠杆比例作出调整,100万元以内杠杆比例最高仍为1︰5;100万元以上的是1︰4,月息2.5%。


近期大小账户有三种情况:一是持仓量很小;二是规避风险获利了结;三是实力大的长线投资的追加保证金。她表示,在端午节前的大跌中,她有一个客户是因无法及时补交保证金而导致强平。


从调查情况来看,越早开展配资业务的配资平台,资产规模相对更大,客户数量也更分散,抵御市场短期急跌的能力更强。


券商两融还好


两融业务尽管规模巨大,但由于证监会有严格的合规性限制,各家证券公司也提高了风控指标,因而整体风险可控。4月到5月间,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华泰证券等20余家券商,主动加强对融资融券业务的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通过调低可冲抵保证金证券的折算率、提高保证金比例等方式,控制和降低业务风险。


有大型券商两融负责人表示,之前券商都有上调保证金比例、调低折算率、降限制集中度等降杠杆措施。在现阶段的基础上,即使指数再跌20%,一般不会对券商有太大的影响和冲击。他举例,在6月19日的大跌中,公司只有一个客户跌到130%以下需追加保证金,所以券商总体负债还是较安全的。


某券商合规副总提供了一组数据:根据压力测试,本轮市场急剧调整基本没有对两融业务产生影响。如果股市在现阶段基础上再下跌25%左右,将有约5%的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将低于130%而处在平仓线。


场外配资盲区


相比场内的融资融券,场外配资基本上处于监管盲区。证监会以证券公司的交易端为抓手限制场外配资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很难杜绝。


有线下配资公司业务员透露了一个细节,由于现在HOMS系统监管比较严格,希望客户使用铭创FPRC进行配资。此外,同花顺也提供类似的软件服务。


她表示现在仍有存量HOMS系统可供选择,有些券商还未停掉HOMS账户,即使之后停掉,也会预留一定时间操作。之前券商也都会给两周的缓冲时间,或转入其他并未停掉HOMS系统的券商账户下。


HOMS账户受限以及市场风险的积聚,也促使场外配资开始从客户小而多的伞形账户客户转向资金量较大的单一大账户。“原先几十万上百万元的业务我们也做,现在起码是得上千万元了。”某信托公司相关业务副总说。对于大资金量的单个账户,配资的杠杆比例也可以更高。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场外配资的需求仍然炽烈,而其制衡因素除了信托公司和配资平台主动降杠杆的风控措施,主要是银行端的资金供应跟不上。据权威渠道,截至2015年3月末,整个银行理财资金入市规模为1.2万亿元。但是监测显示,近期伞形信托等业务增量的确在放缓。


信托公司人士说,随着商业银行年中回收流动性以及冲规模的任务,近期信托公司从银行批发资金的难度越来越大,资金成本也从百分之七八上涨到10%以上。


利用信托结构和HOMS系统的场外配资平台,具备了一个互联网证券公司的结构。虽然也有与券商类似的风控措施,但水平相去甚远。有的配资公司尽管在合同中约定了禁止买入的品种,但实际执行未必严格;配资公司在零售时门槛甚至降低到1000元,极大地突破投资者适当性原则。更严重的是,配资账户因是在软件中下挂的虚拟账户,还可能成为老鼠仓、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的保护伞。


伞形信托的优先级资金成本已高达年化8%以上,最终通过配资公司放出的成本还得翻倍,融资客户实际成本会达18%。这么高的成本加上5倍以上的高杠杆,除一些高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刀头舐血外,有可能是存在确定性的盈利机会——比如内幕交易。”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说。


更多内容,请见6月29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快来掺和“2元一本看杂志”——订阅高大上的《财新周刊》电子版,一年50期,原价148元,周知客粉丝专享价100元

↓↓↓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