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投资公司联盟

校园贷被逼上“绝路” 是罪有应得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温/薛洪岩,何光锋
  
  “校园贷市场正经历一场‘浩劫’,趣分期宣布退出校园市场谋求转型,名校贷也计划升级现有校园贷平台,佰仟金融对学生分期业务也保持谨慎,下线了此类业务。”这是北京商报《退出不断 校园贷市场终将消失?》一文勾画的校园金融业务现状。
  
近年来,校园金融业务发展迅速,大学生网络消费规模在近两年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0%以上。苏宁金融学院估计,按照这一速度,2016年校园金融市场的规模预计将达到200亿元,大学生的渗透率将达到18%。
  
然而,良好的形势并不长。由于大学生过度借贷自杀、裸露贷款等负面消息继续折磨着校园信贷市场的发展前景,校园信贷市场频发,最终导致监管手-银监会“停、转、教、介绍”、“五字戏法”、重庆、广西、深圳、广州等,这些措施直接指校园信贷市场“七英寸”,难怪媒体发出“市场将消失”的声音。
  
那么,作为互联网消费金融的一个重要分支,这个行业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这个行业没有发展的余地吗?出路在哪里?
  
  校园金融市场已是互金平台的天下
  
就校园金融市场而言,主要有银行业、消费金融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平台三个参与者。自2009年以来,银行业基本上已经退出校园信贷市场(本文不讨论学生贷款等公益业务),消费金融公司也将重点放在白领市场和城市中低收入家庭。相比之下,大量以校园阶段为中心的网络金融平台层出不穷,逐渐发展成为校园金融市场的主导力量。
  
  银行业基本退出了校园消费金融市场。2004-2009年间,银行业曾大跃进式开拓校园信用卡市场,带来了“三高现象”:高注销率(70%左右)、高睡眠率(曾高达80%)和高坏账率(持续高于普通信用卡2个百分点左右)。2009年7月,银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明确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向学生发放信用卡遵循审慎原则,且必须满足两点要求:一是满18周岁,二是第二还款来源方书面同意承担相应还款责任。校园信用卡市场至此迅速降温。当前,银行业整体已经基本退出了校园消费金融市场,一些主流商业银行依旧保持着校园信用卡,但额度很低,本科生基本在1000元以下,博士生也基本不超过3000元,很难满足大学生的信用消费需求。
  
  消费金融公司持续参与,但市场份额低。截至今年8月末,正式开业运营的消费金融公司达到15家,包括首批4家和第二批11家。苏宁金融研究院统计发现,目前至少8家以上消费金融公司开展了校园贷业务,但主要以应届毕业生群体为主,如中银消费金融公司的校园贷产品“信用起航”,针对已签署三方就业协议的应届毕业生;北银消费金融公司的“轻松e贷”,只对应届毕业生开放;苏宁消费金融公司的“任性付·校花”,针对在校大学生开放。消费金融公司多把校园市场看作是白领市场外的一个补充,方式手段并不够“激进”,与互联网金融平台相比,市场份额较低。
  
网络财务平台已经成为校园财务的主导力量。涉及校园金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可分为三大类:一是以校园金融市场为重点的阶段性公司;二是电子商务消费金融平台;二是安排校园金融业务的P2P平台。大多数校园分期公司成立于2014年,主流电子商务平台于2015年陆续进入校园金融市场,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自今年以来,P2P平台进行了业务转型和多元化布局,校园金融业务已成为其转型的关键方向之一。由于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在校园信贷市场上的谨慎布局,网络金融平台已经成为校园金融的主导力量。
  
校园信用市场的三大问题越来越突出。
  
  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互联网金融平台主导的校园金融市场逐步显现三大问题,频频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并制约着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高额的费率。一些小的校园信贷平台,利息按日计取,一般在0.1%-0.2%之间,等额本息法下年化利率高达70%以上,涉嫌高利贷。行业中的龙头,年化利率也普遍高于信用卡利率。在宣传上,各家平台都不会公布年息,只是公布月息,或者只公布每期还款额。同时,很多校园信贷平台都会收取高额的逾期费用。据融360的一项调查,大学生分期平台中,超过55%的分期平台逾期日费率为1%,最高的日费率达到了3%。相比之下,电商系平台逾期费率较低,基本与银行信用卡保持一致。
  
涉嫌非法收集。南都记者揭露了校园信用平台的10个步骤:(1)向所有逾期贷款的学生发送QQ通知;(2)发送单独的短信;(3)单独打电话;(4)联系贷款学生的室友;(5)联系学生的父母;(6)联系和警告学生自己;(7)发送律师信函;(8)到学校寻找学生;(9)在学校公共场所张贴一份大型报纸,供拖欠的学生使用;向所有学生的家人和朋友发送短信。据报道,当谈到第四步,逾期的学生将服从。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许多手段被怀疑违反了规则。例如,在电话呼叫的第三步,对于合作态度不佳的借款人,来电者将使用循环拨号系统反复拨号,直到借款人的电话关机为止。对于征集手段无效的借款人,校园信用平台会选择外包给一个特殊的征集机构,征集手段更加极端和难以控制。
  
  过度借贷难以防控。校园分期平台众多,竞争激烈,大学生自制力较差,受借钱消费的诱惑和平台业务员的鼓动,很容易过度借贷,使得单个平台基于限额的风控手段基本失效。同时,由于平台普遍未接入征信系统,即便借款人在一家平台上逾期,在其他平台上仍可以正常借贷。从经验上判断,借款人一旦陷入过度借贷,其还款能力会大幅降低,风险急剧提升。值得注意的是,消费分期潜在大学生客群家庭条件一般,以平均月生活费1000元计算,如果借款消费金额5000元,分12期,则每月还款金额接近500元,日常的消费生活尚可勉强维持。如果在多家平台重复借贷,金额超过1万元,则日常生活消费难以维系,很容易陷入以贷还贷的循环中去,雪球越滚越大,直至难以承受。
  
商业模式中的先天道德风险原罪
  
由于大学生缺乏稳定的职业和收入来源,难以在网上沉淀足够高质量的信用数据,这就使得单纯的大数据风险控制模型难以工作。校园财务人员大多依靠离线校园代理进行初步的风险防范和控制。
  
  同时,自2014年分期公司大举进入大学校园以来,当前开展校园金融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已经不下几百家,发展庞大的线下代理队伍也成为很多平台抢占市场份额的重要手段。然而,这种依赖线下代理的业务模式虽然带来了业务的快速增长,但同时道德风险问题也愈发突出,并引发一系列问题。
  
  为了控制风险,平台一般要求借款学生提供本人身份证、学生证、父母电话、辅导员电话、4个左右同学电话,原则上是要通过电话验证亲朋信息的真实性的,但这又必然会造成借款人借款意愿的降低。此时,线下业务员会帮助不愿意配合的借款人伪造信息,甚至衍生出有专人伪装学生的父母接受平台的电话问询。对于一些资质明显不足的借款人,业务员也会主动帮助借款人伪造信息获取更高的额度。更有甚者,对于冒用他人信息办理贷款的情况也睁只眼闭只眼,平台的风控措施基本形同虚设。
  
  今年3月份发生的大学生跳楼事件中,事主小郑就曾借助班长的职务便利,冒用28名同学(其中本班26名)的身份证、学生证及家庭住址等信息,在14家网络分期、小额贷款平台申请贷款,总金额近60万元,最终因赌球输个精光,走上不归路。
  
笔者认为,以离线校园代理为主体的商业模式经常会带来道德风险、过度借贷和虚假贷款等问题。由于风险控制在短期内无法跟上,自然遵循高风险、高回报的原则,通过高利率和高滞纳金来承担风险,导致了高利率和非法收取的纠纷,发展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监管出手,校园信贷平台出路何在?
  
  互联网金融平台利用校园代理发展校园金融市场的模式与银行校园信用卡的经历如出一辙,事实证明,也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道德风险问题,进而带来了一系列乱象。
  
混乱的频繁发生最终引发了调控行动。今年4月,教育部会同银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贷款风险防范和教育指导的通知”,重点关注大学生消费观念的培养、校园环境治理、金融知识培训等。表面上看,这并没有对校园金融市场产生直接影响,但已经出现了加强监管的迹象。
  
在8月底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银监会发言人表示,提议对校园在线贷款采取“五字”矫正政策-“停止、转移、调整、教学和引用”。上周,重庆市财政局等部门联合发函,对校园网上贷款提出了八项负面清单,包括提高学生贷款发放门槛,不直接向学生提供现金贷款,不变相发放高利贷等。此后,深圳还以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名义,要求校园在线贷款平台做风险提示,加强对借款学生还款能力和贷款使用情况的审计。
  
  按照深圳、重庆等地的监管原则,控制借款成本、控制借款用途以及需要第二还款源书面同意等合规要求,基本上阻断了校园信贷市场继续发展的空间,若这些监管措施在全国推行,校园分期平台唯有转型一条路可走。当年,银行信用卡是通过逐步放弃校园市场实现了转型,对校园分期平台而言,校园市场环境和土壤已变,退出也已经成为最为容易的转型方式。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