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投资公司联盟

【不看不知道】中国金融业的后门漏洞究竟有多大?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冷静观察 独立思考 中庸正论

中国立场 民族情怀 国际视野

追求原创 转载名家 鼓励新秀


【原标题】小川挥挥手,留下了一个CDS大泡!

这个CDS大泡有多大?普通吃瓜群众,包括99.9999999%的中国人,想一万年也想不到。


小川挥挥手,留下了一个CDS大泡!这个大泡有多大?99.9999999%的中国人不知道。

小川执掌央行15年,被誉为金融风险的守夜人;小川挥挥手告别央行,最放心不下的是明基斯时刻的到来。

所谓明基斯时刻,就是社会债务人普遍没有能力偿付债务随之产生危机的时刻。譬如房地产,在房价快速上涨期,投资购房者大量向银行贷款,银行大量放款;现在房价见顶了,接下去房价如果下跌,投资者出现亏损,银行收紧房贷,投资购房者普遍违约,房产开发商普遍违约,银行房贷坏账暴增,金融危机随之产生。

2016年以来,政策性去杠杆,目的就是降低金融风险的积累,防范明基斯时刻的到来。

那么,如何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危机的产生,在小川领导下,央行放了一个大招。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大招?

普通吃瓜群众,包括99.9999999%的中国人,想一万年也想不到,那就是引入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即CDS。


中国版花式CDS


CDS源于美国,1993年摩根大通发行了首只CDS产品。CDS的称谓源自“信用违约互换”的英文缩写,CDS是当今世界最主要的信用衍生品,本义是债务违约保险,在中国叫信用风险缓释工具。

CDS,名义上是缓释债务违约风险,实质上则是以债务风险为参考标的的金融对赌,是债务违约风险的激发放大工具。

CDS在美国次贷危机中一战成名,臭名昭著,由于CDS这个称谓刺激性过强,所以在中国导入CDS系统时,采用了产品分拆、改名、伪装、不声张等一系列分散注意力的策略。中国CDS产品阵列包括CRMA、CRMW、CDS、CLN四个对赌产品。

01

单一债务标的CDS


CRMA:中文全称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单一债务标的CDS。

信用风险缓释合约指交易双方达成的,约定在未来一定期限内,信用保护买方按照约定的标准和方式向信用保护卖方支付信用保护费用,由信用保护卖方就约定的标的债务向信用保护买方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金融合约,属于一种合约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

(一)任何一家参与者对某一标的债务的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净买入余额不得超过该标的债务总余额的100%;

(二)任何一家参与者对某一标的债务的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净卖出余额不得超过该标的债务总余额的100%;

(三)信用风险缓释合约买入和卖出余额按照各期限未到期余额加总计算。

 举例说明:

参考标的:

千科房地产公司,向中建银行借了1亿元贷款。

投行操纵:

投行A:以千科-中建的1亿元贷款为标的,做成CRMA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卖给基金A。投行A发行该CRMA对赌产品,总额不能超过1亿。

对赌内容:

投行A作为多头,赌1亿元贷款标的不会产生违约,基金A买入该合约需要支付1000万给投行A;基金A作为空头,赌的是会产生违约,一旦发生违约,投行A需按该合约标的赔付1亿元给基金A。这两个多空对赌,会把本来相安无事的千科-中建借贷关系,也搞得鸡犬不宁。

特别说明:

投行A发行该CRMA对赌产品,不用征得千科的同意,也不用征得中建的同意,完全是卖空买空的对赌。如果基金A买入不足1亿,余额部分可以卖给基金B、基金C等。

投行B、投行C等也可以千科-中建的1亿元贷款为参考标的,发行CRMA对赌产品,单家总额不能超过1亿。也可以卖给基金A、基金B、基金C等,基金A、基金B、基金C单家买入投行A、投行B、投行C等千科-中建CRMA对赌产品总额不能超过1亿元。

2

凭证化的CDS


 CRMW:中文全称信用风险缓释凭证。凭证化的CDS。

信用风险缓释凭证指由标的实体以外的机构创设的,为凭证持有人就标的债务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可交易流通的有价凭证,属于一种凭证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信用风险缓释凭证实行创设备案制度,可以多级流通转让。

(一)任何一家参与者对某一标的债务的信用风险缓释凭证的买入余额不得超过该标的债务总余额的100%;

(二)任何一家参与者对某一标的债务的信用风险缓释凭证的卖出余额不得超过该标的债务总余额的100%;

(三)针对某一标的债务的信用风险缓释凭证创设总规模不得超过该标的债务总余额的500%。

举例说明:

参考标的:

千达房地产公司,向中交银行借了1亿元贷款。

投行操纵:

创设行A:以千达-中交的1亿元贷款为标的,做成CRMW信用风险缓释凭证,进入投资市场,可以多级流通,卖给广大投资者。创设行A发行该CRMW对赌产品,总额不能超过1亿。

对赌内容:

创设行A作为多头,赌1亿元贷款标的不会产生违约,买入方买入该合约需要支付1000万给创设行A;买入方作为空头,赌的是会产生违约,一旦发生违约,创设行A需按该合约标的赔付1亿元给买入方。这两个多空对赌,会把本来相安无事的千达-中建借贷关系,也搞得鸡犬不宁。

特别说明:

创设行A发行该CRMW对赌产品,不用征得千达的同意,也不用征得中交的同意,完全是卖空买空的对赌。如果买入方A买入不足1亿,余额部分可以卖给买入方B、买入方C等。

创设行A、B、C、D、E等也可以千达-中交的1亿元贷款为参考标的,发行CRMW对赌产品,单家总额不能超过1亿,多家总额不能超过5亿。可以卖给买入方A、B、C、D、E、F、G等,单家买入总额不能超过1亿,多家买入总额不能超过5亿。

3

多债务标的CDS


CDS:中文全称信用风险违约互换。多债务标的CDS。

信用违约互换指交易双方达成的,约定在未来一定期限内,信用保护买方按照约定的标准和方式向信用保护卖方支付信用保护费用,由信用保护卖方就约定的一个或多个参考实体向信用保护买方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金融合约,属于一种合约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

举例说明:

 参考标的:

千达房地产公司,向中交银行借了1亿元贷款;千科房地产公司,向中建银行借了1亿元贷款;千恒房地产公司,向中商银行借了1亿元贷款。

投行操纵:

创设行A:以千达-中交的1亿元贷款、千科-中建的1亿元贷款、千恒-中商的1亿元贷款为标的,打包创设一个3亿元信用违约互换CDS。

对赌内容:

创设行A作为多头,赌3亿元贷款标的不会产生违约,买入方买入该合约需要支付3000万给创设行A;买入方作为空头,赌的是会产生违约,一旦发生违约,创设行A需按该合约标的赔付3亿元给买入方。

特别说明:

创设行A发行该CDS对赌产品,不用征得千达、千科、千恒的同意,也不用征得中交、中建、中商的同意,完全是卖空买空的对赌。

创设行B、C、D、E、F等也以千达-中交的1亿元贷款、千科-中建的1亿元贷款、千恒-中商的1亿元贷款为标的,各家都可打包创设一个3亿元信用违约互换CDS。 

4

附有现金担保的CDS


CLN:中文全称信用联结票据。附有现金担保的CDS。

信用联结票据指由创设机构向投资人创设,投资人的投资回报与参考实体信用状况挂钩的附有现金担保的信用衍生产品,属于一种凭证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

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业务参与者均可作为投资人认购和转让信用联结票据。

CLN与前面三个产品的不同之处在于,CRMA、CRMW、CDS三个产品,创设方为对赌多头,投资者为空头;CLN产品,创设方为对赌空头,投资者为多头。

举例说明:

参考标的:

千达房地产公司,向中交银行借了1亿元贷款。

投行操纵:

创设行A:以千达-中交的1亿元贷款为标的,创设1万份1万元面额的信用联结票据CLN,以理财产品的名义,起一个诱惑人的名称,卖给广大投资者。

对赌内容:

创设行A作为空头,赌1亿元贷款标的会产生违约,买入方买入该合约总共需要支付1亿元押金给创设行A,产生违约押金没收;买入方作为多头,赌的是不会产生违约,没有发生违约,创设行A需按该合约标的的10%向买入方支付1000万利得,并返还1亿元押金。

特别说明:

创设行A发行该CLN对赌产品,不用征得千达、中交的同意,完全是卖空买空的对赌。

创设行A、B、C、D、E、F等,都可以此为标的创设CLN对赌产品,单家创设总额不能超过1亿,多家创设总额没有限制。

CRMA、CRMW、CDS、CLN四个CDS产品,可以再进行资产证券化,通过反复对赌、多级流通,可以把对赌产品总额放大到参考标的债务的20多倍,结构复杂到普通投资者根本无法明白,可以糊里糊涂的把亿家万户都牵扯进来。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始作俑者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全称是次级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危机。美国10万亿美元房贷,其中2万亿美元是次级房贷。美国CDS做市商,以2万亿美元次级房贷为参考标的,杠杆放大20多倍,做成了40多万亿美元次贷信用衍生品,在金融投资市场进行流通。

杠杆越高,风险越大,买空卖空双方相互对赌。当一方的泡沫足够大时,另一方就会趁机刺破泡沫进行收割。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JP摩根是始作俑者,首先JP摩根向新世纪金融逼债使之面临破产危机,而新世纪金融是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公司;然后信用评级公司标普出手降低次贷债券评级,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首先中枪;因为贝尔斯登旗下对冲基金,做了大量以次贷债券为标的的CDS金融衍生品,无力偿付,濒临破产,最后以1/35的价格卖给JP摩根;在这例次贷危机的对赌中,摩根为收割方,贝尔斯登为被收割方。

2015年10月,曼哈顿联邦法院公布了CDS操纵案十余家投行的名单,其中包括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巴克莱、美国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花旗集团、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高盛、汇丰、苏格兰皇家银行、瑞银。

须知,这些操纵CDS的投行,是真正的金融大鳄;危险的是,这些金融大鳄,多已潜伏进入中国,待机收割中国的财富。



核弹级CDS对赌产品:可以做到1200万亿元。


目前,中国房地产贷款余额30多万亿元,以其中20%为次级房贷测算,次贷总额已高达6万亿元,以20倍的杠杆做成CDS对赌产品,名义总额可达120万亿元。

随着房价见顶下跌,潜伏的金融大鳄乘机刺破房地产泡沫,次贷坏账陡增,隐身为各种理财产品的120万亿元次贷CDS产品,将无法偿付,瞬间引爆中国金融危机,而且把千家万户都牵扯其中。

美国与中国不同的是,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中国以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理念舍身相救;时隔10年以后,中国若发生次贷危机,美国则会以收割中国的理念,趁机放大危机。

除了房贷可以做成CDS对赌产品,其它各种贷款、债券,如同业存单、企业贷款、房贷、车贷、信用卡、现金贷、国债、地方债、企业债券、商业票据等各种广义的债务,都可以做为CDS的参考标的。目前,中国仅仅是贷款、债券这两项就高达200万亿元,再加上各种隐形的广义的债务总量高达300万亿元以上。

300万亿元广义债务,假设其中20%做成CDS参考标的,则CDS参考标的可达60万亿元,再以20倍杠杆发行CDS金融衍生品,则可以做1200万亿元的CDS对赌产品。

那么这1200万亿元CDS对赌产品,一旦发生偿付风险,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承受的。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要防范这样巨大的金融风险的发生,最根本的办法就是慎重引入CDS产品;但问题是,CDS产品中国政府已经引入了。

在小川担任央行行长期间,2010年出台《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指引》(详见CDS附件1),2016年出台《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规则》(详见CDS附件2);2017年推出“债券通”, 实行“多级托管、名义持有、集中交易、穿透式监管”,债券通境外机构已达184家;2017年“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推动下,允许在华外资全资金融服务公司提供信用评级服务,并向美方两家合格的金融机构颁发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承销牌照和结算代理人业务资格;截止2017年末,银行间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617家;2018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至此为止,金融大鳄在中国债市进行投机操纵的政策条件基本具备,投机操作正在悄悄进行。小川挥挥手,就此离开,心有不安。

美国公开发动贸易战,一方面自身加固金融防护,另一方面逼迫中国进一步拆除金融防火墙,并加剧中国经济不景气、积累金融风险,为发动金融总决战创造更加有利于美国的条件。

综上所述,中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核弹级爆破口是1200万亿元CDS对赌产品,再往小估计即使只有600万亿元CDS对赌产品、300万亿元CDS对赌产品,一旦引爆,也足够中国政府手忙脚乱的。

目前,操纵美国CDS的金融大鳄: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巴克莱、美国银行、巴黎银行、花旗、高盛、汇丰等已进入中国潜伏。

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居安思危,政府必须提高警惕十分清醒地防范中国CDS的潜在风险。

(2018年3月30日

  

想对小编或本文打赏的朋友,安卓手机的直接点击下面的“赞赏”,看不见“赞赏”的苹果手机用户,请长按以下二维码进行“打赏”(安卓手机也同样适用)。



举报 | 1楼 回复